在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上,如果问还有没有没上市但特别被关注的公司?相信哈啰出行一定会是被提及最多的名字,本来离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的哈啰最近也宣布暂停上市了,面对着这样的哈啰,很多人都在问哈啰出行还有希望吗?三年亏了50亿上市叫停了,这样的哈啰出行我们到底该咋看?

一、叫停IPO的哈啰出行

根据中新经纬日前的报道,哈啰出行(下称哈啰)也成为赴美IPO的“失意者”。“经过公司管理层慎重考虑,哈啰出行已向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发出声明,要求撤回此前提交的IPO申请。”哈啰方面近日向中新经纬记者回应称。相较于早期玩家ofo和摩拜,哈啰成立时间较晚,但也因此躲过了共享单车最疯狂的烧钱之战。2016年9月,哈啰在上海成立,主要业务包括共享单车、顺风车、助力车等。

在ofo和摩拜一个走向破产、一个卖身巨头之后,哈啰逐渐崛起,从共享单车逐渐拓展两轮出行、四轮出行、酒旅以及到店服务等出行及生活服务领域。

2021年4月,哈啰首次提交IPO申请,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招股书显示,虽然目前哈啰已经在共享出行领域站稳脚跟,但仍未实现盈利。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哈啰的营收分别为21.136亿元、48.233亿元、60.443亿元;亏损分别为22.075亿元、15.046亿元、11.335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50亿元。

哈啰CEO杨磊曾说,“共享单车业务在哈啰业务里最好只占一成。”不过,从收入结构来看,哈啰对共享两轮业务高度依赖。2018年,其全部营收均来自于该项业务。2019年开始,哈啰逐步增加顺风车业务以及包括本地生活在内的其他业务,2020年,其顺风车业务营收达到7.095亿元,相比2019年增加超两倍。但从整体营收结构来看,顺风车业务占比仍很小,其他业务占比则低于2%,共享两轮业务营收占比仍超过90%。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哈啰出行2020年共享两轮(共享单车及共享助力车)骑行次数为51亿次,是世界最大的共享两轮服务平台。截至2020年末,哈啰的两轮共享服务已在300多座城市(地级市及以上)开展。

根据亿欧智库2020年12月发布的《中国两轮共享出行产业科技转型升级》研究报告显示,哈啰单车凭借哈啰出行APP与小程序双渠道流量,领跑两轮共享出行月活用户数,其2020年11月的总体月活用户规模达到7232万人;青桔单车的小程序月活量领先,其2020年11月的小程序月活用户规模达到4167万人。当月哈啰、美团、青桔APP与小程序合计活跃用户数分别为7232万、2836万及4353万。哈啰、美团、青桔三家的比例约为5:2:3。

二、三年亏了快50亿的哈啰不上市还有希望吗?

说实在看到哈啰出行宣布叫停赴美IPO的时候,很多人相信都会非常紧张,因为我们在前几年看到了太多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的案例,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会担心,在这样的情况下,IPO被叫停的哈啰出行到底还有没有希望了?我们究竟又该怎么看哈啰?

首先,哈啰亏损是问题但是不是大问题。看到哈啰出行的各项数据中,相信绝大多数的投资者都会看到哈啰亏了快50亿了,一看到这个数据大多数人都会有些发慌,毕竟之前共享经济VC、PE的退场,大量共享经济企业的关门都还是让大家有些心有余悸,不过我们还是坚持我们之前的观点,亏损是哈啰潜在的风险和问题,但是不是最重要的大问题。我们之前反复强调过,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亏损是一种常态,很多知名的互联网巨头在上市的时候都面临较大的亏损,需要用更加长远的角度来看待亏损问题,只要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现金流水平能够保持正常,亏损问题虽然存在,但也可以在可控的范围之中。而我们看哈啰,从现金流的角度来看,哈啰2018-2020年三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为正数,分别为2.94亿元、11.68亿元、21.98亿元,从现金流的角度来说,哈啰的问题应该没有想象的那么大,还是可以接受的。

其次,哈啰当前的风险也的确存在,虽然亏损的问题没有那么多,但是我们就能说哈啰就没有问题了吗?可能还不能这么简单的说,哈啰当前面临的问题也同样不小:

一是哈啰商业模式的高成本运营是始终存在的。相比于传统的软互联网企业也就是单纯线上互联网公司基本上都是轻资产运营不同,哈啰是一种非常明确的重资产运营的方式,在哈啰的商业模式中高成本是一种长期存在的趋势,招股书对收入成本有以下解释:自行车和电子自行车的折旧,运营和维护人员的劳动力成本,为联合运营合作伙伴支付的服务费,有关维修维护费用,电池交换成本和云服务费用……其实这些业务大多数人也都可以很轻松地感知出来,因为哈啰在各个小区门口的自行车、电动车的损坏率其实是有目共睹的,这样的高成本运营的确存在较大的风险压力。

二是共享经济模式微利的长期风险如何打破?众所周知,共享经济其实就是一个不赚钱的商业模式,不仅是国外的uber、lyft还是国内的滴滴,微利几乎都是共享经济当前最普遍性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出现的核心原因是来自于共享经济的逻辑,在共享经济出现之初的时候,其本身的核心业务逻辑就是借助互联网的手段来将社会的闲置资源调动起来,从而实现市场效用的最大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共享经济不赚钱的逻辑其实深深埋在共享经济企业发展的底层逻辑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赚钱才是共享经济企业最持续的难题。

第三,这次赴美上市不行了哈啰还有希望吗?从目前来看,哈啰上市的进程肯定是会按下暂停键,对于哈啰来说,虽然赴美上市在目前来说可能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但是其希望也不是没有,哈啰出行的希望集中在:

一是出行市场的空间其实依然存在。对于哈啰出行来说,当前出行市场的需求依然是长期存在的,两轮车作为哈啰起家的业务,依然能够给哈啰带来一定的业务优势,所以我们看到哈啰也不断发力这方面的业务,一方面,前不久哈啰宣布将在天津市天宁工业园区投建“两轮电动车超级工厂”,另一方面,哈啰在不断加码换电业务,“小哈换电”已经拿到了多轮投资,从这个角度来说,哈啰正在从一个传统的共享单车企业向着一个共享出行市场的基础服务提供商的角色转变,如果这一步做成的话,哈啰的出行业务也还是有机会的。

二是以出行流量为入口向本地生活迈进。如果说出行业务是哈啰安身立命的根本的话,那么,出行业务所带来的大流量同样也给了哈啰另一个发展的希望,这就是用高频低利润业务来带来流量,用流量转移到低频高利润业务上赚钱,这就是哈啰的逻辑,2020年4月,哈啰还上线了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服务,包含酒店、餐饮等到店服务,接着同城跑腿业务、火车票业务、货运等业务不断上线。如今的哈啰已经是全国第三大的本地生活平台了,如果这样的话,哈啰也许还有别的赛道的优势。

三是美股不行其实还有港股。对于哈啰来说,美股上市不行了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希望了,港股可以说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不过美股上市和港股上市的要求差异性还是非常巨大的,所以能否实现无缝切换对于哈啰来说不是简单的事情,不过既然如此的话,好好准备去港股上市也还是有可能的。

所以,哈啰上市暂时上不成了虽然是个大麻烦,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没有希望,能否真正做好,还是要看哈啰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