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海淀区十五所社区的连奶奶像往常一样提着饭盒,来到社区里的养老驿站。“驿站的饭菜不错,小丫头小伙子们的服务态度也好。”连奶奶热情地告诉前来探访的北京商报记者。据十五所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负责人介绍,每天固定来驿站打餐的老人有30多位,“受疫情影响,驿站目前除了餐食打包,其他站内服务都已经暂停了”。

尽管北京市内21个封控小区在8月24日已全部解封,但北京商报记者随机走访的几家养老驿站基本仍是门可罗雀。多位驿站负责人坦言:“疫情防控常态化之下,全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市场化道路仍面临诸多挑战。”

刚需难抓

驿站服务面临挑战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数据显示,全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到2.64亿,占比18.7%; 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1亿,占13.5%。另在北京全市常住人口中,60岁及以上人口为429.9万人,占比19.6%,与2010年相比,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上升7.1个百分点。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从事老年用品经营十余年的鹤逸慈董事长赵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70岁以下的低龄老年人很可能将成为未来银发经济的消费主力。

市场虽大,但想要撬动银发群体消费却并非易事。有驿站负责人直言,老人基本上只对刚需买单,“比如说政府发放的老人卡,初衷是为老人提供护理,但很多老人其实只是拿来买一些必需的日常用品”。十五所社区养老驿站是寸草春晖今年6月在海淀区新开的一家驿站。北京商报记者走访时发现,驿站在餐厅旁设置了一个护理用品销售处,陈列了拐杖、轮椅、助行器等商品。“有人会咨询,不过到目前为止,老人真正会买的商品主要还是纸尿裤、纸巾等。”该驿站负责人表示。在防疫大环境下,很多站内服务也被迫按下暂停键。多位驿站负责人表示,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为减少聚集和接触,养老驿站站内服务基本都暂停了,“这对驿站的服务水、服务项目调整和维系经营都带来巨大的挑战”。不过随着日全市解封,情况已开始好转。

享福源旗下的海淀街道社区养老驿站在疫情之前,也承担了社区老人文娱活动、健康讲座、“小饭桌”餐饮等相关服务。“疫情期间,驿站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暂停收住失能老人,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但每个月7万多的房租还得按时交。据了解,驿站一共设置了25张护理型床位,但目前入住率也仅为12%。整体情况入不敷出。”站长丁红如是说。

这种情况并不是个例,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家驿站发现,大家目前的经营状况都不算太好。“全市驿站基本上都处于亏损阶段,甚至可能有一半已经濒临倒闭了。其中,疫情影响的原因很大。”有业内人士表示。

多样化服务兴起

家庭养老床位成突破口

面对疫情挑战,各家驿站纷纷开始进行服务升级和一些新的尝试。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防疫期间,诚和敬驿站搭建了一个综合为老服务台,聚集了上百家优质供应商,链接线下养老驿站、微信小程序等,为老人提供助浴、助洁、助餐等基本服务及产品选购;寸草春晖旗下驿站则与美团等社区团购进行合作,为老人提供必要的采买服务;朝阳幸福二村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则与国家开放大学合作,建立了北京老年学院的教学点,站长张文博表示,“课程进一步丰富后,驿站也会考虑做区分,一些初级课程仍然会免费对接给老年人,同时,我们也会邀请专业的老师开设一些深度的收费课程”。

根据市民政局相关安排,在此前已于西城、海淀、朝阳区进行试点的基础上,今年北京计划在城六区建设2000张养老家庭照护床位。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驿站评星的相关规定,只有评了2星以上的驿站才有资格承接“家庭养老床位”,“也就说是,家庭养老床位最后的落脚点可能还是在驿站”。

据寸草春晖居家负责人张雪梅介绍,目前寸草春晖旗下的驿站已经承接了一些家庭养老床位的居家上门服务。“在上门过程中,会经常遇到老人提出保洁、助浴、理发、做饭等需求,驿站就会去提供相应的服务。”在她看来,这对驿站来说也算是一个培育市场的机会,能够从中让老人建立一定的消费惯。“在未来,驿站或许会成为一个载体,而家庭养老床位才是社区养老的核心。”张雪梅表示。

竞争加剧

市场化探索仍在路上

2020年底,北京市民政局等部门联合印发的《北京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管理办法(试行)》,为驿站开展市场化服务提供了支持。“以往北京不少养老驿站其实都面临着一个现实,即如何实现可持续运营。由于基本服务大多都是免费面向老年人提供的,运营商在传统的‘框架’内想要收支衡甚至实现盈利还是有一定难度。”有驿站负责人直言,“不过,随着未来驿站探索的市场化服务不断增加,这一情况应该能有所好转。”

多位驿站负责人表示,随着北京市对养老驿站政策的不断完善、支持力度的逐步加大,“我们对未来业务的不断丰富与增强驿站规模化运营的盈利能力充满信心”。

北京大学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老龄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郑志刚分析指出,虽然此次政府释放了更多发展空间,但实际操作过程中,还要看驿站的运营能力等。而且,市场化产品增多后,行业竞争也会逐渐激烈,运营不佳的驿站很可能就会自动被淘汰出局,连锁化、规模化运营或将成为趋势。

此外,还有专家直言,驿站要抓住发展的机会,获得周边老年人的青睐,利用长处寻找到自己的专业化方向十分重要。在探索的过程中,除了充分掌握老年人需求,驿站还可尝试引进一些服务商、企业、院校等合作方、整合资源,从而扩大自身优势。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实记者 周阳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