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心玮医疗的上市变成了“失效”状态。

7月27日,贝多财经发现,上海心玮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心玮医疗”)在港交所的上市进程由“处理中”变成了“失效”。这代表着,心玮医疗首次冲刺港股上市失利。

值得一提的是,心玮医疗最早于2021年1月27日在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并于2021年6月通过聆讯。今年7月14日,心玮医疗还曾更新了一次聆讯后的招股书。

按照此前计划,心玮医疗预计在7月28日开启招股书。即便如此,在心玮医疗开启招股前,其已经失去了入场赛的资格。有分析认为,重新向港交所递交申请可激活上市程序。

在此之前,已有多家公司在招股书失效后也实现了上市。就在7月26日,此前IPO状态失效的世纪金源服务也重新递交了上市申请。截至目前,心玮医疗方面并未公开予以解释说明。

资料显示,心玮医疗是专注于脑血管介入的医疗器械公司,淡马锡、国投创合为其股东。贝多财经了解到,与其业务相的归创通桥(HK:02190)已于今年7月5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已初步商业化,年亏损超2亿元

心玮医疗在其招股书中称,其拥有三款商业化产品及20款在研产品,覆盖了神经介入领域的所有主要脑卒中亚型及手术路径,而其缺血脑卒中预防在研产品亦有助该公司掌握心脏病市场的需求。

聆讯后的招股书显示,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心玮医疗已商业化四种缺血脑卒中治疗器械,组合成支架取栓术的完整产品套装 。其中,脑卒中为俗称的“中风”。

此外,心玮医疗预期将在2021年商业化九款在研产品,并于2022年至2025年间商业化另外10款在研产品,包括全球首个用于治疗颅内动脉狭窄的雷帕霉素颅内药物洗脱球囊导管。

2019年、2020年,心玮医疗的收入分别为零与1456.2万元。心玮医疗称,其所有销售收入均来自三种产品的商业销售,分别是2020年3月及12月开始销售的ExtraFlexTM远端通路导管、SupSelek™微导管与Captor。

根据招股书,心玮医疗2020年的净亏损为2.16亿元,同比2019年的净亏损7549.8万元扩大186.34%。不过,心玮医疗的研发支出并不算高。2019年、2020年,其分别产生研发开支5111.0万元、5113.4万元。

对于2020年度亏损大幅增加,心玮医疗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是行政开支大幅增加,尤其是向管理人员及员工支付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由2019年的1810万元增至2020年的1.21亿元。

心玮医疗表示,其未来可能继续产生亏损,且亏损可能由于其在研产品扩大开发及寻求监管批准以及商业化产品而增加。心玮医疗还称,开发一种新产品从设计到可用于商业化销售通常需要花费多年时间。

市场前景广阔,多名股东提前退出

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中国2019年患者对于缺血脑卒中的药物治疗、开脑手术和神经介入手术方面的开支分别为4.93亿元、12.73亿元和30.56亿元。同期,中国的神经介入手术数目达到12.41万台,预计将在2030年增至210万台。

与此同时,中国的神经介入医疗器械市场规模由2015年的29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6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20%,预期2030年进一步增加至489亿元,2019年至203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1%。

尽管市场前景广阔,但心玮医疗的商业化尚未形成规模,且亏损数额还在扩大。不过,心玮医疗的收入增速十分强劲,其2021年第一季度的销售收入为1361.9万元,已经接2020年度的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心玮医疗曾收到了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美敦力公司(下称“美敦力”,一家在美国注册成立的医疗技术公司)针对心玮医疗提出的若干知识产权侵权索赔的通知。

美敦力方面称,心玮医疗在中国制造及销售Captor,侵犯了美敦力持有的两项中国发明专利。对此,美敦力要求心玮医疗立即停止侵犯相关专利,包括但不限于停止制造、销售或提供出售相关产品等。

同时,针对每项涉嫌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心玮医疗需向美敦力支付500万元作为赔偿。据了解,心玮医疗在宁波(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在城市)的医疗器械经销商也被列为共同被告。

心玮医疗则称,其已委聘中国知识产权诉讼法律顾问上海市锦天城(北京)律师事务所进行抗辩。同时,心玮医疗向法院提出司法管辖权异议,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同时提交114专利及871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书。

心玮医疗在其招股书中坦言,产品侵权裁定具有不确定。不过,心玮医疗也称,“我们可能会招致法律责任及罚款,且可能需重新设计或终止销售受影响的产品。”

另据了解,心玮医疗的股东包括淡马锡、国投创合以及中金公司等。此前,复星医药也曾通过复星医药(SH:600196、HK:02196)通过复拓生物参与对心玮医疗的投资,但在2020年中旬退出股东行列。

此外,心玮医疗的天使轮融资的投资方——倍乐也曾在2017年出资600万元注资收购心玮医疗4.9981%股权,但于2020年7月转让给了心玮医疗C轮融资的投资方,同样退出股东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