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双减”政策落地的一个月时间内,教培行业风起云涌。其中,被明令禁止的拍照搜题软件也陆续进行了整改。截至8月23日,阿凡题、题拍拍均已下线拍照搜题功能。小猿答疑和作业帮则将自己的产品定位成中小学生家长辅导答疑工具,拍搜功能仍在。由此,北京商报记者随机选择了一道初中数学题进行拍搜实验,上述未下架拍搜功能的App均可直接搜到题目答案。对此,众多教培业内人士表示,拍搜类软件合规的关键点在于转换场景和使用人群,设置身份限制和认证。而转换新场景的机构,或还能探索出新的进校业务。

下架和转移目标人群

据中办、国办于月前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方法。此《意见》一出,几乎打中了所有拍照搜题软件的七寸,多家在线教育企业也开始将自己旗下的拍照搜题产品进行转型和下架。

经过观察,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阿凡题和好未来旗下的题拍拍都直接取消了原有软件中的拍照搜题功能。题拍拍保留了口算检查和答疑功能,并提供作文批改、计算器、英语词典等功能;阿凡题保留的功能类似,同样为作文批改、英语词典和答疑服务。

从目前情况来看,虽有机构直接砍掉了原本的拍照搜题功能,但也有在线教育机构力求在合规的前提下保留产品。以两家在线教育巨头猿辅导和作业帮为例,更名的“小猿答疑”(前身为“小猿搜题”)和“作业帮”App在应用商店中均显示“中小学家长作业检查和辅导工具”,将原本产品的定位人群由学生改为家长。

“从机构角度来看,拍照搜题产品发挥更多的是引流作用,机构们利用这些产品来吸引客户。”中关村教育投资管理合伙人于进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拍照搜题软件乎免费的模式,并不是教培机构的盈利重心,只是机构的用户入口和流量池。

拍照搜索仍可直接出答案

尽管盈利不强,但“拍照搜题”功能目前仍被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机构保留。为验证目前拍照搜题软件是否真的面向家长,北京商报记者随机选取了一道初中数学题,分别在“小猿答疑”和“作业帮”两个App上进行了检索。

为验证效果,在登录上述两个App搜题时,北京商报记者将年龄设置为了14周岁以下,设置完成后可以直接点击监护人同意,正常登录,使用拍照搜题功能。上传完题目照片后,两个App都能直接获得答案。其中,“作业帮”的功能名称为“拍照搜题”,“小猿答疑”的功能名称为“视频答疑”。

由此可见,虽然两家机构宣称App面向家长,但学生也能较轻易地完成拍照搜题的动作。

“孩子使用拍照搜题软件写作业,我们其实挺痛心的。”家长王女士坦言,“他手机上下载了好几个类似软件,搜题很方便。写作业就变成了查答案,没有思考过程。”王女士表示,这类软件基本都是孩子在用,自己没用过。

那么机构究竟是如何设置身份验证的?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问询了猿辅导和作业帮的相关工作人员,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应。

“拍照搜题面向学生,让很多学生未加思考就获得了答案,这是走捷径,没有学过程。”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让拍照搜题软件从台下架应该是一件明确的事情。

“但在实际使用中,我们能看到教师群体也在用这类软件。所以如何限制软件对特定人群开放,在身份验证后再使用,是机构们在合规路径上可以去探索的方式。”储朝晖补充说道。

转换场景或是关键

值得机构们关注的是,改变拍照搜题软件的使用场景,或许和改变软件的目标人群同样重要。

刚刚毕业的冯同学正在备考编制教师,大学毕业的她也是拍照搜题软件的重度使用者。“我备考的考试范围涉及到了一些学科知识,拍搜软件上的题库里都有。每次我做完考试真题之后,用拍照搜题来对答案是最方便的。”冯同学表示。

于进勇也进一步指出,拍照搜题软件让老师用更好,“当然这里面会涉及到身份认证的问题。举例来看,老师判一些类似口算的作业时,工作量很大,技术不强,很浪费时间。但如果由软件来批改,能提高不少效率,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拍搜类App的技术本身是没问题的,但是软件的应用场景和使用者存在问题。”在于进勇看来,更换拍搜类产品的使用场景,让家长、老师甚至学校付费使用这类产品,存在操作空间。

而这或许也为机构的下一步进校做了铺垫。

“很多在线教育企业也是非常强的技术公司,从这个角度来讲,机构转型产品要考虑的问题是技术如何转向。直接让学生使用的场景受到监管时,找到新的可应用场景,对机构来说是比较有益的。”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