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晚,华北制药发布2021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55.83亿元,同比减少5.65%;净利润100.5万元,同比骤降99.16%;扣非后亏损3000.7万元,上年同期调整后扣非净利润为981.7万元。

在已披露半年报的药企中,华北制药的成绩处于下游。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截至8月24日,A股已有43家化学制药企业披露2021年半年报,其中33家药企净利润实现正增长。

不过,对于华北制药来说,这并非是一份完全利空的半年报。根据2021年半年报和一季报的业绩数据计算,华北制药在今年二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5820.50万元,环比增长201.76%,同比增长9.19%,结束了连续4个季度的负增长。

8月25日开盘后,华北制药股价快速走高,此后有所回落,最终报收9.07元/股,涨2.25%,总市值为155.62亿元。

“上半年华胜、华民两家子公司所在区域均发生了疫情,厂区有段时间封闭,相关公司经营受到了影响。”8月25日,华北制药董秘办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华胜有限、华民药业两家公司的生产厂区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藁城区。今年1月,藁城区发生新冠肺炎疫情,藁城区全域于当月6日被地方政府列为高风险地区。按照石家庄市疫情防控相关要求,2021年1月6日至3月8日藁城区处于封闭状态,人流物流基本中断,无法正常生产,生产验证和审评审批工作也受到较大影响。

“华药国际虽然不在疫情区,但进出口业务受国内国际疫情反复的影响,营收下滑明显。”前述董秘办工作人员说。

净利润的下滑则与费用增加和政府补助减少有关。2021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北制药的管理费用增长14.69%至2.96亿元,研发费用增长12.67%至6461.1万元。

而政府补助的减少,使得华北制药非主营业务产生的利润同比减少4291.58万元,其他收益同比减少6964.98万元。

二季度净利实现正增长

华北制药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2020年受疫情因素影响,国内终端用药需求量下滑,化学药制剂产品市场销售受阻,民众常态化防疫使得用药数量减少,市场恢复缓慢,公司销量降低,开工不足,加上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上涨,使得公司制剂产品毛利降低,整体毛利降低。

到2021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的经营情况未有好转,藁城区的疫情甚至恶化了公司的经营情况。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华北制药的管理费用达到1.90亿元,同比增加82.68%,这也是华北制药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5719.99万元的主要原因之一。

由于集采断供,8月23日,华北制药股价跌停,翌日,公司股价延续弱势,跌2.63%。

8月24日,联采办发布公告表示,华北制药违约失信的事实清楚。国家组织药品集采标书中明确约定,企业不履行供货承诺,影响到临床使用的,将列入“违规名单”并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置。

目前,联采办已经取消了华北制药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联采办还表示,暂停华北制药参与集采投标资格的处罚,是基于其在一个省内无法供应约定采购量作出的适当惩处。下一步,联采办将密切关注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其他6个省份的供应情况,如再次出现供应问题,有关省份也将及时启动处置措施。同时,山东省有关部门正在依据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对华北制药的违约事实开展信用评级,不同等级的信用评级结果将产生相应影响。

截至目前,国家集采已经进行至第五批,基本上每年两批。市场预计,第六批国家药品集采将在今年年底进行,由于华北制药参与集采资格直到明年5月才可恢复,华北制药料将无缘此次集采,甚至无缘明年上半年的集采。

而鉴于此次失信行为的出现,即便未来参与集采资格恢复,华北制药能否中标也存在较大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