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7日,央行发布2021年上半年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6686家,贷款余额8865亿元,上半年增加0.25亿元。

具体来看,在小贷公司数量上,江苏省数量最多,达566家,相较上年同期数据增加2家,其次是广东省,达431家,较上年同期数据减少18家;另在贷款余额上,重庆市仍然以1909.18亿元的数据排名第一,第二则是江苏省,达766.89亿元,此外广东省贷款余额也达到了759.7亿元;在小贷从业人数上,广东数量最多,达6456人,其次则是江苏,从业人数达4721人。

苏宁金融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孙扬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些省份都是经济大省,经济越发达,对于金融服务的补充需求越强烈,且这些地区制造业产业链发达,尤其是广东、江苏、浙江等地的小贷公司,会布局产业链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和小微金融服务,因此排名靠前不足为奇。

值得一提的是,小贷公司数量仍在持续锐减。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自2010年起,全国小贷公司数量逐年上升,但2015年成为一道分水岭,自该年以来,全国小贷公司数量连续五个年度减少,尤其是最新数据6686家,相较小贷公司数量峰值8910家,已锐减2224家。

另将时间线拉近至近一年来看,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去年上半年数据发现,仅一年时间,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减少647家,从业人员减少9309人,实收资本减少212亿元。不过,从数据来看,贷款需求仍在,尽管小贷公司数量和从业人数锐减,但一年下来贷款余额逆势增长了23.8亿元。

孙扬指出,小贷公司数量连年锐减,包括多方面原因。第一是公司层面,目前小贷公司对于金融风险管控、技术应用等方面,不如大型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一些地区的小贷公司可能在自身产业链运作很好,但是离开了产业链到外面的生态中,就“吃不开”了,很多源自产业链生态的小贷公司业务宽度不如银行。

第二则是在监管层面,目前小贷监管政策频出,从网络小贷公司的互联网贷款业务,到商业银行的互联网贷款新规,都对小贷公司的线上业务提出了很高的风险管控、合规等要求。孙扬指出,很多小贷公司都没有能力达到这个要求,且很多小贷公司未来也不可以跨区展业,这让小贷牌照对于企业的吸引力大大下降。

“尤其是现在监管大力发展银行机构的小微金融、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业务,银行机构的资金成本要比小贷公司的资金成本低很多,小贷公司的贷款业务在银行机构的竞争下,已经没有竞争优势,尤其是对于国家鼓励的先进制造业、专精特新企业等,它们对于资金敏感,要求可以全国使用贷款业务,因此在这一背景下,小贷公司的优势可以说是荡然无存。”孙扬补充道。

一从业人士同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小贷行业目前不断加强清理整顿,从严监管趋势来看,后续小贷公司数量或还会继续下降。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21年以来,包括湖南、大连、广州、吉林、辽宁、安徽、江西等多个省市均对辖区内小贷公司进行了清理整顿,监管措施包括停业整改、取消从业资格……近日,海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就公布了最新一期列入异常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名录,单次被清理的小贷公司就高达91家。

强监管下,展望小贷公司后续走向,孙扬预测,后续小贷市场将更加聚焦到头部公司。“未来只有头部小贷公司才有资金实力满足跨区的50亿元资本金要求,才有风控实力可以控制跨区的业务风险,而很多实力不行的小贷公司则会出清和关闭。”在孙扬看来,后续小贷公司将加快金融科技建设的步伐,下潜深挖本土市场的潜力,这将是一个很重要的趋势。

(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