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个雪糕也要被区别对待?”8月2日,因冰淇淋国内用料成本远低于国外,梦龙被质疑中外产品原料“双标”并登上微博热搜。按照网友提供的资料,国内版梦龙冰淇淋的主要原料为植物油,而欧洲生产的则为牛奶。对此,梦龙方面并没有否认,并将其解释为“植物基更环保”。不过,这种说法没有被网友接受,并认为是梦龙降低成本之举。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用植物油而非牛奶来做冰淇淋的原料,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降低成本,两者成本相差达4-5倍。

国内外配料不同

“梦龙外面的巧克力和其他地区的一样,都是来自比利时的可可脂;但国内版里面的冰淇淋却是大比例植物油(没有经过氢化工序),而其在欧洲生产的梦龙却是牛奶制作的。”有网友在社交平台称。

根据该网友提供的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梦龙配料表,绝大多数的冰淇淋成分是乳脂,而国内版梦龙冰淇淋的配料表上,乳粉的比例仅为3.7%。这让宣称使用“进口乳粉原料”的梦龙陷入网友的“口诛笔伐”之中,梦龙与和路雪相继登上当日微博热搜话题。

针对上述网友质疑,梦龙MAGNUM官微回应称,根据国家标准GB/T31114对冰淇淋的定义,梦龙产品属于其中的一类一组合型植脂冰淇淋,这里的“植脂”指的是冰淇淋选用了“植物油脂”,并不是指冰淇淋中使用了植脂末。

从该回应来看,梦龙官微的说法是承认了国内冰淇淋原料为植物油脂而非牛奶,这也被网友认为是坐实了中外产品原料“双标”。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梦龙MAGNUM官微的回应已经删除。对于回应删除原因以及梦龙在全球的选用原料依据,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联合利华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梦龙MAGNUM是和路雪(中国)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冰淇淋品牌,和路雪是联合利华旗下企业。据天眼查显示,联合利华食品(中国)有限公司曾因生产的产品“标签标识的配料与实际生产配料不一致”被行政处罚。

“植物油脂” VS“植脂末”

在上述官方回应中,梦龙特地强调其组合型植脂冰淇淋产品选用的是“植物油脂”而非“植脂末”,那么,两者到底有什么区别成为网友们关注的重点之一。

根据国家标准GB/T 31114-2014,组合型植脂冰淇淋是以植脂冰淇淋为主体,与其他种类冷冻饮品(或)巧克力、饼坯等食品组合而成的食品,其中植脂冰淇淋所占质量分数大于50%,如巧克力脆皮植脂冰淇淋、华夫夹心植脂冰淇淋等。

事实上,梦龙之所以急于撇清与植脂末的关系是因为目前行业内常常将植脂末与反式脂肪关联在一起,而反式脂肪会危害人体健康。

“植物油脂泛指任何植物油,比如橄榄油、大豆油、玉米油等以及食品工业上常用的棕榈油、棕榈仁油、椰子油;植脂末的主要成分也是植物奶油(氢化植物油),相对来说,植脂末更不健康。”注册营养师陈然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资料显示,植脂末又称奶精,是以精制植物油或氢化植物油、酪蛋白等为主要原料的新型产品。最新研究表明,植物油的部分氢化,实际上是把植物油的不饱和脂肪酸变成饱和或半饱和状态的过程,此过程中会产生反式脂肪酸,它可以使人体血液中的低密度脂蛋白增加,高密度脂蛋白减少,诱发血管硬化,增加心脏病、脑血管意外发生的危险。

“目前植脂末的使用依然很广泛,比如奶茶、咖啡、烘焙、冲调饮料等,但只要所用植脂末当中不含有反式脂肪,对人体健康影响就不会太大。”陈然称。

有心植物基还是有意降成本

除坐实配料“双标”,在此番回应中,梦龙将国内外用料不一“甩锅”给素食、环保也触怒了网友。

在已被删除的回应中,梦龙表示,今年5月上市的“梦龙素享”,是用植物油脂代替动物油脂、植物蛋白代替动物蛋白,是其迈向植物基的第一步。之后会有更多的植物基产品加入到产品线。并声称,“将不断探索以植物为基础的研究,追求冰淇淋美味的同时也希望减少对环境的影响。目的是为了顺应未来发展,让可持续生活成为常态”。

然而,网友对此回应并不买账,许多网友质疑其避重就轻,没有回应“国内国外配方用料不同”一事。甚至有网友表示:“对冰淇淋来说,植脂的口感和香气比乳脂差远了,成本也更便宜。梦龙明明是为了节约成本,却要立‘植物基环保牌坊’!”

“用植物油而非牛奶来做冰淇淋的原料,主要原因就是为了降低成本。按照中国生乳价格来计算,一般的动物油脂跟植物油脂相比,成本价相差大约在4-5倍。考虑产品里还会有香精等添加物,以植物油脂为原料生产梦龙产品的综合成本约是动物油脂的1/4到1/3。”乳业独立分析师宋亮对此分析道。

低成本高售价或是梦龙被中国消费者诟病的主要原因。北京商报记者在每日优鲜等平台发现,梦龙冰淇淋单支的价格约为10-14.5元,产品类型为“组合型植脂冰淇淋”。而同在10元以上价位中的光明优倍鲜奶冰淇淋为“清型全乳脂冰淇淋”,一盒价格为11-12元;伊利甄稀冰淇淋的产品类型也是“清型全乳脂冰淇淋”,一盒价格约为9-10元。

快消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对企业来说,从产品端看,符合国家标准则说明是合格的产品,但如果出现问题后不能及时让消费者理解和接受,就将变成重要的公关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郭秀娟 王晓 实习记者 张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