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双减”新规落地不久后,行业巨头好未来和新东方均取消了原本定于本周的财报发布及电话会议,并表示将在后续更新。据悉,两家公司本次计划发布的季度报均截至2021年5月31日。从两家公司上个季度的业绩情况来看,好未来和新东方上一季度都保持着较高的营收增长,并且K12业务在总体业务中的占比较高。但随着“双减”意见的正式公开,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学科培训被严控,其资本化运作也成为历史。“去K12化”之后,昔日教培龙头的未来出路究竟在哪?截至目前,“双减”政策已发布一周有余,而教培行业的震荡仍在持续。

财报发布取消

8月3日和8月5日,本分别是新东方和好未来原定发布季度财报的日期。但随着两家公司的陆续声明,季度报披露被取消。原计划中,新东方将披露2021财年四季度财报,好未来将发布2022财年一季度财报。且上述两家公司的季报均截至2021年5月31日。新东方-S在公告中表示,取消财报发布系近期的监管动态所致。

据新东方此前发布的上个季度财报显示,在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三个月报告期内,新东方净收入为11.905亿美元,同比增长29%;净利润为1.51亿美元,超过预期的1.04亿美元。同时,新东方预计2021财年四季度的净收入在11.01亿-11.41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8%-43%。

好未来方面,截至2021年2月28日,好未来2021财年四季度的净收入为13.627亿美元,同比增长58.9%。但其四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69亿美元,同比下降了87.63%。同时,好未来预计其2022财年一季度的总净营收在13.022亿-13.205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43%-45%。

从上述公司此前披露的业绩报告中不难看出,新东方和好未来的业务正保持着稳定增速,不出意外的话,原计划本周披露的财报数据将同样亮眼。有教培业内从业者表示,两家公司在这一时机取消财报的发布,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避开“双减”政策的风头。“政策原本就认为教育行业的资本趋利,亮眼的财报数据将和现在的严监管形势形成鲜明对比,还是保持低调为上。”该从业者说。

K12学科占比过重

作为国内两大教培龙头,新东方和好未来的K12业务在其整体业务中占有重要地位。据上季度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2月28日,新东方学校及学习中心的总数为1625间,同比增加209间,环比增加107间。截至该报告期末,新东方的学校总数为118间。学生报名人次约为229.68万人,同比增长43%。

新东方董事会执行主席俞敏洪曾表示,在该报告期内,新东方业务的增长主要得益于K12中小学全科教育业务的全面复苏,K12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约37%。具体来看,中学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5%,小学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约40%。

同样倚赖K12学科业务的还有好未来,在上个报告期内,好未来学生总人次(长期正价课)约为669.1万人,同比增长了44%。好未来财务副总裁Linda He在上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指出,四季度学而思培优小班的净收入增长43%,占总净收入的53%,上年同期占比为59%。而占比缩水主要是因为学而思网校课程的快速增长,该报告期内,学而思网校的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15%,占到四季度总收入的32%。

过重的K12业务占比,是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龙头机构在资本和政策夹击之下面临的共同问题。“双减”政策之后,K12赛道再无资本故事可讲,新东方和好未来找出一条“去K12化”的出路就显得迫在眉睫。

巨头转型的幸与不幸

值得关注的是,新东方和好未来此次取消发布财报的动作虽易理解,但也称得上罕见。“从资本角度来看,美股上市公司如果延迟发布财报,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延迟发布财报会增加投资者的疑虑。“新东方和好未来此次延迟财报发布的举措,更多是出于内部考虑,准备在财报中及后续电话会上对政策严监管作出解释。”葛文伟说。

此外,据新东方和好未来此前的财报数据显示,若无K12业务,两家公司的市值都将大打折扣。从两家公司各自的股价表现来看,8月2日美股盘前,新东方报2.17美元/股,年初至今的最高股价为199.74元/股;好未来股价报6.07美元/股,年初至今的最高股价为90.96美元/股。目前,两家公司的市值均已蒸发百亿美元。

“考虑到现在的严监管政策,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公司应该在酝酿资产剥离或者类似退市的计划,同时做深度转型的打算。”葛文伟进一步分析指出,“巨型教培企业转型的优势在于其拥有的品牌、资金、人才和组织能力。”

在劣势方面,新东方和好未来两家机构虽有线上业务,但线下业务太过庞大,线下的培训学校是重资产,转型相对不容易。“此外,学科类团队都占到两家公司团队的绝大多数,如何让相应学科的辅导老师和人员进行深度调整也是很大挑战。最后就是教培企业对K12的路径依赖,教培机构们再也找不到像K12这样增长快、利润高的产业。”葛文伟谈道。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