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事配偶超百万买自家公司股票,是真买错了还是内幕交易?

创业板公司捷佳伟创(300724.SZ)的系列操作诡异连连。

8月8日晚间,捷佳伟创披露致歉公告,公司监事黄玮的配偶张丽丽于8月5日买入公司股票8000股,耗资128.95万元。

目前,正处于公司半年报披露窗口期。对此,捷佳伟创公告称,张丽丽的本次交易不属于内幕交易,是买错了。

声称耗资超百万买自家公司股票是误操作,市场上一片质疑之声。161.19元/股的成交价,是否意味着,捷佳伟创的股价仍属于低位?

与此同时,8月10日,捷佳伟创的部分限售股解除限售。也就在当晚,公司实际控制人抛出重磅减持计划,预计将套现24亿元。

2018年8月10日上市以来,捷佳伟创的股价已经涨超10倍。实际控制人的本次减持无疑是高位套现。

那么,监事为何要冒着违规风险高位买进呢?监事增持并6个月不减持,是否有帮助实际控制人实施高位套现进行稳股价的考量?

10倍股实控人拟大规模减持

限售股一解除限售,捷佳伟创的实际控制人就迫不及待地抛出减持计划,大有大举套现之意。

捷佳伟创于2018年8月10日通过IPO在创业板挂牌上市,至今年8月9日,刚好三年整。三年,正是捷佳伟创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的限售期,今年8月10日,这些限售的股份开始逐步解除限售。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前一天解除限售,次日,大规模的减持计划就来了。

8月10日晚间,捷佳伟创披露了减持计划。

根据公告,目前,梁美珍、蒋婉同、李时俊、深圳市恒兴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恒兴业”)、深圳市弘兴远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弘兴远业”)、深圳市鼎兴伟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鼎兴伟业”)分别持有捷佳伟创8.18%、4.09%、3.95%、1.06%、0.70%、0.27%股权,这些股份均为公司IPO前发行的股份(李时俊所持股份中部分为股权激励股份)。如今,他们都要进行减持。

捷佳伟创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余仲、左国军和梁美珍,蒋婉同为梁美珍之女。恒兴业、弘兴远业、鼎兴伟业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余仲实际控制,因此蒋婉同、恒兴业、弘兴远业、鼎兴伟业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一致行动人。李时俊为公司董事、总经理。

上述股东具体的减持计划为,梁美珍计划自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的6个月内(窗口期不减持)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173.85万股(占总股本的0.50%),自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交易日之后的6个月内(窗口期不减持)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537.41万股(占总股本的1.55%)。蒋婉同拟减持不超过355万股,占总股本的1.02%。

恒兴业、弘兴远业、鼎兴伟业合计持有捷佳伟创705.9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3%),其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173.85万股、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347.70万股,合计不超过1.50%。

董事、总经理李时俊本次的减持计划为拟在公告15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342.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9%。

上述减持计划中,捷佳伟创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将减持1587.8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57%。加上李时俊拟减持的股份,合计为1930.8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6%。

如果上述减持计划最终实现了上限减持,以8月11日收盘价计算,合计将套现约29亿元,其中,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套现23.83亿元。

备受关注的是,至少是从目前来看,捷佳伟创的股价处于上市以来的高位。

2018年上市之时,捷佳伟创的首发价格为14.16元/股,今年7月30日,公司股价最高达174.88元/股,上市以来最大涨幅为11.35倍。几日股价有所回调,8月10日的收盘价为154.50元/股,也较首发价格上涨10倍。因此,捷佳伟创属于典型的10倍股。

百万炒股蹊跷变为误操作

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包括总经理大规模减持套现相反,捷佳伟创的监事黄玮之妻在大举买入。

今年8月8日晚间,捷佳伟创发布道歉公告。公告显示,今年8月5日,监事黄玮之妻张丽丽通过自己的证券账户买入捷佳伟创股票8000股,成交均价为161.19元/股,成交金额为128.95万元。

根据公告,8月6日,捷佳伟创发现了张丽丽的误操作行为,并于8月8日晚进行公告。

公司称,公司已预约于2021年8月27日对外披露2021年半年度报告,根据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证券事务代表及前述人员的配偶不得在定期报告公告前三十日内买卖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种。张丽丽对此不知情,黄玮称其对于未能及时尽到督促义务深表自责。

捷佳伟创还公告称,黄玮及张丽丽未提前获悉公司2021年半年度报告的财务数据等关键信息,不属于利用内幕信息交易,且交易时点无其他影响公司股价波动的敏感信息。误操作、不属于内幕交易,这是捷佳伟创对张丽丽耗资128.95万元买自家股票的解释。捷佳伟创对此事的处理是,董事会对黄玮进行批评教育,公开道歉,黄玮夫妇承诺,持有的股票6个月内不卖出。

对于黄玮夫妇误操作的解释,市场并不认可。除了在捷佳伟创担任监事外,黄玮还在龙江元盛和牛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监事及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对窗口期不能减持的规定不可能不知晓。况且,一个家庭出资超百万进行股票资产不可能不慎重。正常情况下,如果不是对捷佳伟创有充分了解,不会大规模买入。

2020年,捷佳伟创的董监高中,梁美珍等董事、高管的年薪多在百万元左右。由于黄玮不在捷佳伟创领取薪酬,无从知晓其薪酬水。参照捷佳伟创董事高管薪酬,本次购买捷佳伟创的股票,预计需要花掉黄玮一年的薪酬。

市场质疑的是,或正是对捷佳伟创深入了解,甚至是在知晓今年上半年的财务状况下,才敢在高位买进。因此,这次所谓的误操作可能是一次内幕交易。

还有一种分析称,8月5日监事之妻高价买入,8月6日公司发现,8月8日公告,6个月内不减持,8月9日,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等限售股解除限售,8月10日披露大规模减持计划,张玮夫妇的诡异操作,与实际控股控制人、总经理减持之间存在关联。其目的,就是稳定股价,配合上述减持计划实施。

捷佳伟创有着不错的经营业绩。2014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4.36亿元、0.33亿元,2017年为12.43亿元、2.54亿元,均较2014年明显倍增。

上市后的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93亿元、25.27亿元、40.44亿元,同比增长20.11%、69.30%、60.03%。同期净利润为3.06亿元、3.82亿元、5.23亿元,同比增长20.53%、24.73%、30.95%。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11.77亿元、2.11亿元,同比增长138.22%、145.60%。

如果这些业绩数据真实,如此亮丽的业绩,股价不断上涨,实控人、总经理为何要大规模减持?仅仅是因为缺钱吗?值得怀疑。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沈右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