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市场上的牛股热景生物(688068.SH)又上了热搜,公司监事短线交易被火眼金睛的证监会发现了。

8月11日晚间,热景生物公告称,公司监事韩伟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其因涉嫌短线交易被立案调查。

短线交易自家公司股票,与热景生物股价大幅上涨有一定关系。今年3月底,热景生物的股价还在40元/股左右,到4月30日,股价飙涨至238.88元/股,短短一个月,股价暴涨约4.5倍。

股价暴涨后,股东也按捺不住,纷纷进行减持。除了董事周锌、股东杭州迪通创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浙江大健康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简称大健康基金)减持外,达晨系减持更为积极。

不仅如此,在其减持计划完成后,达晨系不惜违规进行减持,并被监管部门处罚。

支撑热景生物股价暴涨的是经营业绩大幅增长。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6.01亿元,同比暴增1172倍。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达800倍。

不过,热景生物的经营业绩高速增长之势难以持续。拉动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增的是海外新冠肺炎检测试剂劲销,随着市场竞争激烈、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热景生物的优势将变为劣势。

股价大涨后监事股东以身试法

又一上市公司高管在暴利面前蠢蠢欲动,不惜以身试法。

8月10日,热景生物公告称,公司监事韩伟收到了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其因涉嫌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韩伟,1983年出生,2014年2月起,任热景生物仪器研发部经理,2017年8月起,任公司监事。

热景生物披露称,公司自查情况为,根据韩伟配偶提供的证券账户交易明细,其于今年3月12日至4月20日期间,陆续买入热景生物股票1.8万股,均买入价格50.34元/股,成交总额90.60万元。今年4月20日,卖出公司股票3000股,成交金额42.95万元。上述买入公司股票后六个月内卖出的行为涉嫌构成短线交易。

热景生物公告称,涉嫌短线交易具体认定数额,以证监会调查结果为准。对构成短线交易并产生收益的,归公司所有,将由董事会负责予以收回。

今年7月25日,韩伟已经辞去公司监事职务。

市场认为,身为公司监事,韩伟可能知晓热景生物今年的经营状况,遂提前大举买入。在其买入期间及其后,股价大幅飙涨。

今年3月12日,热景生物收盘价39.70元/股,此后到月底,股价缓慢爬行,3月31日,收盘价为42.90元/股,基本上没什么表现。但是,进入4月后,股价大幅攀升,4月12日,股价大涨12.11%,4月13日至19日的5个交易日,每天均以20%幅度涨停。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24日晚,热景生物公告称,公司新冠肺炎病毒检测产品获得德国联邦药品和医疗器械研究所(Bfarm)认证。4月12日晚,公司披露业绩预告,预计一季度实现净利润5.6亿元到6.6亿元,同比增加109125.67%到128630.25%。

今年4月22日晚,热景生物披露2020年年度报告及今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其经营业绩增速惊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为6.01亿元,同比暴增1172倍。

神奇的是,4月20日,热景生物股价大跌10.75%,韩伟停止了买入。年报及一季报披露后,虽然业绩增速惊人,但其后的股价表现并不出色,仅在4月23日出现一次涨停。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从4月1日到4月30日的一个月间,热景生物的股价从42.90元/股上涨至238.88元/股,累计涨幅达456.83%。其中,在韩伟交易期间,股价最大涨幅达334%。

股价大涨,股东纷纷减持套现。

去年10月,达晨系公司达晨创泰、达晨创恒、达晨创瑞(三者为一致合伙人)计划合计减持热景生物不超690万股,占总股本的11.09%。当时,达晨系合计持有公司12.35%股权。

今年4月14日,热景生物披露,达晨系减持计划期满,共减持457.3万股,减持价格39.95-44.37元/股。

显然,达晨系的减持错过了股价大涨。于是乎,在4月13日-15日,在自持股比例减持至低于5%且未满90日的情况下,且未提前披露减持计划,达晨系仍减持了136.9万股,减持价格为69.64-100.28元/股。

今年6月,证监会北京证监局向违规减持的达晨系出具警示函。

高增长或难续

股价大涨,监事短线交易,达晨系违规减持,董事及其他股东也忍不住出手减持。

周锌为热景生物董事,2020年底,其持有公司10.35%股权。大健康基金持有热景生物5.6%股权,二者均为公司持股5%以上重要股东,股份来源均为公司上市之前取得。

今年1月16日,热景生物披露上述两股东减持计划,周锌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股份数不超过1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9%。大健康基金称因经营发展需要,计划减持不超过5.60%股权。这意味着,大健康基金计划清仓。

到今年7月15日,减持期限届满,二者的减持结果如何?大健康基金减持了1%股权,减持价格为105-174.13元/股,处于高位,其减持计划未完成,已套现0.88亿元。周锌减持了1.78%股权,减持价格区间为36.89-199.5元/股,跨度较大,套现1.02亿元,减持计划也未完成。

不出意外,周锌和大健康基金还将继续实施其减持计划,达晨系也将会减持。

董事、股东接连减持,一方面是自身有资金需求、经营战略因素,另一方面是股价涨至高位,可能继续上涨的可能不大,进而纷纷减持套现。

事实上,支撑热景生物本轮股价大幅上涨的就是其经营业绩暴增。

公开资料显示,热景生物成立于2005年,聚焦生物医药领域体外诊断(IVD)方向,专注于医学与公共安全检验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暴发后,热景生物先后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IgM抗体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抗体检测试剂盒(上转发光免疫层析法)等十余项不同方法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产品,并先后取得欧盟CE以及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认证。

随着这些产品在海外热销,直接推动公司经营业绩大幅增长。

经营业绩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2亿元、1.42亿元、1.87亿元、2.10亿元,小幅增长。同期,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0.29亿元、0.30亿元、0.48亿元、0.34亿元,2019年的净利润还出现下降。

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达到5.14亿元,同比增长144.06%,净利润为1.12亿元,同比增长230.80%。

今年6月30日晚,热景生物发布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为13.8亿元到16亿元,同比增长70546.05%至81808.47%。

显然,这一高速增长的经营业绩难以持续。海外市场,试剂检测产品的竞争将日趋激烈,此外,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市场需求会下降,热景生物的试剂检测产品销售必然下滑。高度依赖试剂检测收入不可能持续,对照2020年以前的经营业绩,热景生物尚需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