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连线出行独家获悉,宝能汽车已开始大幅缩减线下门店数量。

“线下门店缩减是从上月开始的,缩减后一些城市中只留一家门店,有些城市一家门店都不留。”宝能汽车销售端人士张义对连线出行说道。

与此同时,据连线出行独家获悉,宝能日正在为旗下观致汽车引入新的投资方,接洽的投资方包括江苏某国资委和广汽集团。

一边缩减各省市线下门店的投入,另一边为观致汽车引入新的投资方,这背后凸显着宝能汽车缺钱的困境。

今年初宝能汽车被曝出裁员、拖薪和断缴社保后,连线出行从多位宝能汽车员工处得知,上月底宝能汽车开启了新一批裁员,裁员规模也从之前的35-40%提高了70%左右。

据张义介绍,他所在城市内宝能汽车门店原先有4家左右,但目前仅剩他所在的一家店。如果将视角扩大至全国范围,这样的情况仅是一个缩影。

张义提到,“关店潮”是全国的。宝能汽车直营店按照规格来划分,有2S、3S和4S店模式,现在2S和3S规格的店基本都关了,4S店每个地级市会留一家。

对此,连线出行特意调查了宝能汽车在杭州市内的门店分布情况,按照知情人士孙浩给到的企业微信来看,杭州市内共有四家宝能汽车直营店,分别位于临安、滨江、下城和萧山四个城区。

连线出行走访了位于滨江的直营店,可以发现该直营店内还挂着“恭喜您成为观致车主”的字幅,但门头上已然没有任何与宝能或观致汽车相关的字,仅剩下光秃秃的一片。

除了欠薪之外,社保缴纳依然并不正常。据张义提到,自今年3月缴纳社保之后,从4月开始公司就停止缴纳社保了,只能自己去补缴;而公积金方面,也是从今年2月停了之后,再没有缴纳。

此外,裁员一直在进行,就在上月,宝能汽车又进行了一次裁员。

上月22日前后,宝能汽车售后部员工刘畅发现身边的同时又走了一些,他知道新一轮的裁员开始了。“这一轮的裁员比年初那一轮波及范围更大,目前宝能汽车在职员工已经不到8000人了,如果按照最初的两万多人来计算,裁员比例已接70%。”

按照刘畅所说,目前很多同事已经做好了被裁的准备,或者就已经准备自己离职。人心惶惶之下,基本上所有的业务都已陷入停滞和半停滞中。

宝能汽车身陷困局,它持股63%的观致汽车,情况也很糟糕。

据观致汽车员工王晓介绍,在之前拖欠薪资和裁员的双重打击下,有很多人主动离职,目前观致汽车内部的员工基本只有之前的1/3左右。薪资方面,也只有一部分员工发了6月和7月的工资,其他很多员工仍然被拖欠着工资。

如今宝能汽车自身难保,据连线出行获悉,为了摆脱困境,宝能汽车或将出售观致汽车股份换取资金。

据一位宝能汽车内部人士对连线出行透露,目前宝能投资正在计划向观致汽车引入新的投资方,“投资方包括江苏某国资委和广汽集团,宝能或将会先出售一些观致汽车的持有股份,来换取资金,但相关的谈判现在还在进行,具体结果要等集团会议才能知道。”

对于这一消息,连线出行向多位观致汽车内部人士进行求证,均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这也意味着,宝能投资集团向民生信托借了钱,但到期并没有能力来兑还。“出现这一现象,主要还是因为宝能现金流已经出现问题了。”多位宝能集团内部员工对连线出行说道。

对于这一情况,姚正华也做出回应。

日举行的宝能集团2021年青年干部座谈会上,姚正华在谈到“如何看待宝能当前遇到的困难,以及如何克服困难”时,表示“宝能目前是遇到了阶段困难,一方面,会坚决兑付每一分钱;另一方面,持续加快推动各板块经营工作。”

而这一风险,早在今年6月底就已凸显。彼时,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公国际)就把钜盛华列入至信用观察名单。大公国际给出的理由包括钜盛华受限资产规模过大,对资产的流动会产生一定影响;此外,由于债务压力较大,盈利能力亟待增强。

据上交所披露的钜盛华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钜盛华总资产为5259.66亿元,总负债为4309.75亿元,折算下来资产负债率为81.94%,已超过70%的安全值。而这一数值在2018-2019年分别为79.92%和80.63%,可见资产负债率在逐年增加。

据了解,钜盛华是宝能投资集团旗下重要的投资控股台,主要从事金融和物流等业务。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宝能投资持有钜盛华67.4%的股份,由此钜盛华的财务情况或许可以来侧面印证宝能投资的资金情况。

宝能投资情况已是如此,作为全资子公司的宝能汽车的情况自然可想而知。

据《财经》报道,截至2020年底,宝能汽车总资产为295.78亿元,总负债约为262.76亿元,净资产仅为33.02亿元。与钜盛华相同的是,宝能汽车的资产负债率也远远超过安全值为88.84%。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1年1-5月观致7销量为4100辆。而作为同为10-16万价格区间内的SUV,比如长安CS75 PLUS和哈弗H6两款车型,同期销量分别为153126辆和167021辆,几乎都是观致7的37倍之多。

销量颓势下,宝能汽车前些年的投入不仅没有收获应有的回报,同时盈利不利所带来的负债和缺钱情况还在继续加重。

宝能汽车能实现自救吗?

对于目前宝能集团及宝能汽车遭遇到的困境,姚振华在坦诚这一事实后,提出了四项解决方案:

其一,持续加大经营力度,要继续做实产业;

其二、坚决履行企业责任,信托、理财产品关系公司信用,公司将恪守市场底线和原则,确保兑付,维护公司29年积累的信誉基础;

其三、采取强有力的关键举措持续回笼资金,实现战略合作开发突破;

其四、开源节流,强化落实“经营第一”理念,降本增效。

这四点解决方案公布后,虽然在外界看来,是宝能集团对于目前所遭遇困境的自救措施。但对于一些宝能汽车员工来看,这些措施更多是为了稳定军心。

就拿第四点中的“开源节流”来看,目前在宝能汽车内部“节流”已有一些动作,比如大规模的裁员和全国的关店;而在“开源”方面,或许要依靠新推出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今年6月底,宝能汽车推出了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英文名为“BAO”。据官方介绍,这一品牌定位为豪华智能新能源汽车品牌,将在未来五年推出16款新车型。

业内对于宝能汽车的自救,同样并不看好。

因为自宝能入局造车后,在销量和市场表现上并不突出,消费者对其品牌的认知度并不够,或者可以说其就没有真正取得成功过。更为重要的是,“真拿地,假造车”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据网易新闻报道,从2017年开始宝能就以造车为名,相继在在广州、西安、昆明、杭州、昆山和贵阳等地区疯狂圈地,截至目前旗下造车基地及项目占地已接9000余亩,总面积约为457.44万方米,其中还包含8.15万方米住宅用地。

拿了地,宝能并没有一心来建生产基地,而是选择建设商圈、商用住宅区或写字楼。连线出行曾在此前的报道中,通过采访相关员工证实了这一情况,并进行了详细阐述。

宝能汽车官方虽然宣称已在广州、西安、昆明、贵州和昆山等地拥有生产基地,但就目前而言,除了广州和西安生产基地之外,其他生产基地基本没有起色,不是处于半停工状态,就是还在施工中。

一系列拿地不造车的行径,最终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

去年11月底,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地发改委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上报各地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

其中对于宝能汽车点名,要求上报2017年以来在当地投资和拟投资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项目,包括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情况。此通知一经公布,就被业内看做是政府对宝能汽车的一次警告。

“对于目前没有技术、没有口碑、还缺钱的宝能汽车来说,想要自救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把旗下的一部分汽车资产给卖了,或许才能挽救其颓势。”亿欧汽车高级分析师张宇喆对连线出行表示。

因为在他看来,虽然宝能与恒大一样是房地产商跨界造车,但相比之下宝能目前的境况更为危险一些。毕竟后者还没有真正的车型量产,想止步很容易;而对于宝能来说,在造车方面已有众多布局,更不容易停下来。

即使宝能汽车能够暂时度过资金危机,其未来的命运也并不明朗,一个失去竞争力的汽车品牌,在新能源汽车的红海里很难立足,它要走的,势必是一条极其艰难的求生之路。

(本文头图来源于宝能汽车官微,文中张义、王晓、孙浩和刘畅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