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景气之时大举布局养猪产业,不料想周期反转,深受其害。

这家公司就是名动资本市场的罗牛山(000735.SZ)。

今年7月14日晚,罗牛山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上半年盈利0.28亿元至0.35亿元,同比下降50%左右。业绩下降就是因生猪市场行情变化,公司生猪板块利润下滑

罗牛山为资本市场所熟悉,源于一次震惊资本市场的投资公告。2018年4月,公司宣告投资287.80亿元在海口打造罗牛山国际马产业园项目,引发广泛质疑。如今,三年过去了,该项目未见实质进展。

罗牛山不满足于销售生猪、鸡、鲜鸡蛋、无公害蔬菜等农副产品的传统主业,相继跨界布局冷链、地产、教育等业务,从而形成四大板块业务。目前来看,产业多元化并未让罗牛山牛起来,反而是持续走熊。

wind数据显示,2000年至2020年的21年,罗牛山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累计数为-1.79亿元。

二级市场上,罗牛山的股价也始终牛不起来。今年7月15日,其股价为7.41元/股,较去年8月25日的12.86元/股下降了约42.38%。

二季度陷入亏损

发力养猪产业,罗牛山收获的可能是亏损。

根据业绩预告,今年上半年,罗牛山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28亿元至0.35亿元,上年同期为0.68亿元,同比下降48.33%-58.66%。

今年一季度,罗牛山实现营业收入5.09亿元,同比下降9.84%,净利润0.45亿元,同比增长100.73%,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41亿元,同比增长153.62%。

去年一季度,罗牛山的经营业绩并未受到疫情影响。当时,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64亿元,同比增长157.34%,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22亿元、0.16亿元,同比增长265.98%、197.91%。

对比发现,今年一季度,罗牛山的经营业绩表现为高速增长,实属不错。

然而,根据业绩预告及一季报,二季度,公司预计的净利润约为-0.10亿元至-0.17亿元,出现亏损。

针对上半年整体上表现不佳的经营业绩,罗牛山解释称,上半年,公司生猪产能逐步释放,但受国内生猪市场行情变化及加大成本投入等因素的影响,公司生猪板块利润较上年同期下滑

罗牛山传统主业为生产销售生猪、鸡、鲜鸡蛋、无公害蔬菜等农副产品,属于大农业,其中生猪业务方面,主要为屠宰加工。当然,公司也一直在养猪,但规模不大。

2019年下半年启动的景气猪周期,猪肉价格高位运行。在此情况下,大量资本涌入生猪养殖领域,生猪养殖龙头包括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新希望等纷纷扩产。罗牛山也动了心思,投身其中。

公开消息显示,今年1月底,罗牛山投资4.5亿元的罗牛山儋州乐满20万头生猪养殖基地正式投产。这也标志着罗牛山大举加码养猪产业。

罗牛山可能没想到,猪周期反转这么快,公司在二季度就尝到了亏损的滋味。

罗牛山是一家老牌农业企业,1996年就已经登陆A股市场。从其经营业绩数据看,公司盈利能力整体上不强。

2007年以前,罗牛山实现的年度净利润最高0.76亿元,最低为亏损1.02亿元。2007年,净利润奇迹般达到3.69亿元,但是受非经常损益影响,实际上,扣非净利润只有0.18亿元。2008年至2016年,其净利润持续在亿元以内波动。

2017年、2018年,公司实现净利润1.53亿元、3.89亿元,但扣非净利润分别只有0.32亿元、-0.04亿元。2019年、2020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30亿元、1.02亿元,扣非净利润为0.10亿元、0.77亿元。

根据wind数据,2000年至2020年的21年,罗牛山实现的扣非净利润累计数为-1.79亿元,意味着,这21年,公司主营业务取得经营业整体上是亏损的。

四大业务不佳财务承压

经营业绩整体上表现不佳的罗牛山,还存在较为突出的流动不足问题。

上市以来,罗牛山并不满足于传统大农业,频频跨界,实现产业多元化。

根据财报,经过多年产业布局,目前,罗牛山已经形成了大农业、冷链业务、房地产业务和教育业务等四大业务板块。

具体而言,大农业包括畜牧养殖、屠宰加工,主要产品为商品猪、仔猪、种猪、热鲜猪肉、冷鲜猪肉、冷冻猪肉等。冷链业务方面,公司在海口桂林洋开发区打造冷链产业园。公司称,在冷链物流、城市冷链配送和质量管理等方面已具备较强的第三方管理能力,冷链业务亦成为其重要的战略发展布局之一,正在形成自己的经营特色。

罗牛山的房地产业务产品以住宅为主,现有业务深耕海口市,在建项目主要为罗牛山广场。教育业务由海口景山学校、海南职业技术学院和海南高职院后勤实业有限公司组成。

目前来看,虽然有四大业务板块,但罗牛山的主要收入和利润仍然来自大农业。

产业多元化,但利润仅来自单一的大农业,罗牛山的产业仍处于培育期。只是,地产、教育、冷链业务,何时能贡献利润可能是个未知数。

产业多元化布局,罗牛山耗资不菲,如今,公司已经背负着沉重的财务压力。

上市以来,公司通过首发、配股、公开增发、定增等途径,累计实现股权融资25.34亿元。

从这些募资用途看,主要用于养鸡、屠宰厂、养猪、冷链业务等产业建设。

主营业务多年业绩不佳,使得罗牛山财务承压明显。截至2020年底,罗牛山账面货资金2.25亿元,加上1.62亿元理财产品,合计为3.87亿元。同期,短期借款7.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76亿元、长期借款13.68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22.65亿元,其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债务为8.97亿元。显然,现有资金无法覆盖现有短期债务。

今年一季度末,罗牛山账面的广义货资金3.50亿元,较年初略有下降。与之对应的债务为,短期借款4.5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5.22亿元、长期借款15.27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25.08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9.81亿元。无论是长短期债务总额还是短期债务,均有不同程度增加,表明公司财务压力有增无减。

经营现金流方面,2019年至今年一季度罗牛山分别净流出0.38亿元、2.68亿元、0.98亿元。

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流动原本就不足,二季度陷入亏损,罗牛山靠什么扭转不利局面?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