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一年多,安信信托的重组方案终于浮出水面。7月20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披露了两项重大事项的最新进展,其中一项涉及重大资产出售,另一项涉及重组事宜。在公告中,安信信托“官宣”拟向上海砥安公司(暂定名,以最终工商注册为准)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完成后该公司将成为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若重组成功,4家上海本地企业将携手中国信托保障基金(以下简称“信保基金”)接手安信信托。

实控人将生变

7月20日,安信信托发布《重大事项继续停牌公告》披露了两项重大事项的最新进展,第一件是和中国银行“握手言和”,安信信托表示,拟与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达成债务和解,将所持有部分资产的全部权利转移给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用于抵偿安信信托对其到期未偿还债务,构成重大资产出售。

第二件就是市场颇为关注的重组事宜,安信信托表示,拟向上海砥安非公开发行股票。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上海砥安将成为安信信托的控股股东。不过值得关注的是,上海砥安目前还是暂定名,最终名称要以工商注册信息为准。

上海砥安的入主引发行业关注,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海砥安公司拟由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电气”)、上海国盛(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等机构联合发起设立。这4家企业均是上海市国有企业,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更是上海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此次方案明确了联合控股方,标志着安信信托重组进程走出了重要一步,也符合市场预期。不过需要关注的是重组还存在不确定性。2021年对安信信托来说是推进重组的关键年,如果重组事项在年内无法获得实质性进展,安信信托明年退市的概率非常高”。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30日,安信信托就曾表示,与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该公司实施重组。但在公告中安信信托只提及了一家企业参与重组,是否有其他参与方以及具体持股比例尚不明确。2020年12月,安信信托在相关公告中表示,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已基本完成对该公司的尽职调查工作,相关各方正就本次重组开展商务谈判。当时市场戏称,如果谈判成功,安信信托或许就要更名为“电气信托”!

不过,7月20日披露的重组方案依旧未提及具体持股比例。针对重组事宜的最新进展,安信信托相关负责人回应北京商报记者:“以公告为准。”

信保基金拟联合参与

这次安信信托重组方案的最大亮点就是信保基金的参与,根据公告内容,上海砥安拟联合发起设立的机构中还出现了“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的身影。

根据信保基金官网信息,该公司由中国信托业协会联合13家信托公司出资设立,于2015年1月16日获发营业执照,注册资本115亿元。

作为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的管理人,信保基金主要负责保障基金的筹集、管理和使用,并依据银保监会核准的经营范围开展业务,成立初衷为“按照市场化原则,预防、化解和处置信托业风险,促进信托业持续健康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安信信托向信保基金寻求流动性支持的资金量在不断增加。将时间线拉长至2019年,2019年4月29日、2019年5月28日、2019年5月31日,安信信托与信保基金分别签订了三份《流动性支持协议》,为担保《流动性支持协议》项下债权的实现,双方于2019年5月28日签订《最高额质押合同》,约定安信信托以持有的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35%股权提供最高额质押担保,担保质押债权范围为主合同项下信保基金对被安信信托享受的全部债权,质押股权担保的最高债权额为20亿元。

但在上述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安信信托未能按期、足额偿还资金占用费,且流动性支持资金到期后,也未偿还流动性支持资金本金,已构成违约。为此,信保基金将安信信托告上法庭,要求安信信托拍卖大童保险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股权用来还清共计14.9亿元流动性支持资金本金及相应的资金占用费、违约金等。

一位信托行业人士指出,信保基金参股有利于继续处置和化解风险资产,重组成功有利于加快推进安信信托的风险处置,尽快实现经营正常化。不过,信保基金作为行业互助基金,在使用规则上限制颇多,如何参与高风险信托公司重组还有待观察。

另一位信托行业观察人士分析称,信保基金之前主要提供流动资金贷款,这是信保基金的功能之一,信保基金同样有参与问题信托公司重组工作的功能。就此次案例来看,这次信保基金主要目的应是化解危机,回笼资金只是其次。信保基金很大可能会通过债转股的形式持有部分安信信托的股份,等企业重组完成经营稳健后逐步推出,完成信托公司的风险化解工作。

债务问题有待解决

1987年,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这是安信信托的前身。1994年,安信信托登陆上交所,是迄今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但上市的安信信托并未给信托行业做出表率,近年来,业绩巨亏,百亿产品逾期、连环诉讼成为安信信托撕不掉的标签。

从业绩表现来看,安信信托的经营状况依然不容乐观,2021年一季度安信信托营业总收入为5866.72万元,同比增长2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27亿元。

在投资者颇为关注的兑付问题上,北京商报记者此前获悉,2020年1-9月安信信托业务兑付本益275.82亿元,其中,2020年第三季度兑付本益88.85亿元,包含主动管理类兑付投资者本益71.56亿元,通道类业务兑付本益17.29亿元。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后发现,此后,在公开的公告中并未有关于安信信托兑付数据明细情况的进一步披露。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安信信托的重组方案,首先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利好,虽然仅仅是一个开头,但确实是一个实质性的开始。重组成功后将会有明确的责任主体对爆雷的项目进行追偿清算。不过,从现有的信息来看,安信信托的问题非常复杂。目前的重组方案还是一个框架,债务问题处置谈判可能会是一个艰苦而较长期的过程。重组成功后,债务问题解决,新的资金注入,对风险项目的兑付肯定是利好,如果不成功,风险项目的处置可能还会延迟。

“如果重组成功,则对现有业务兑付有很大促进作用,重组不成功,现有的业务兑付工作将按部就班,涉及无实际投向的虚假业务会受到较大影响,兑付堪忧。”廖鹤凯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