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华的宝能系又放大招了!不过,其宏伟计划或将存在变数。

7月25日晚,姚振华实际控制的中炬高新(600872.SH)一口气发了22份公告,核心内容就是公司计划向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中山润田)定增募资不超77.91亿元,进行扩产。

这一消息引发广泛质疑。中山润田目前所持中炬高新股权的质押率达79.99%。前段时间,市场盛传宝能汽车拖欠员工工资,姚振华从哪里筹集如此巨款参与认购?要加杠杆吗?

根据已经披露的有限的募投项目信息,中炬高新拟在广东阳西实施300万吨调味品扩产项目,总投资121.54亿元,拟使用本次募资70亿元。项目达产后,年营业收入将超过200亿元,是2020年营业收入的4倍。

2020年,中炬高新的产销量接70万吨,加上正在进行的扩产产能,预计2023年将达到170万吨。大幅扩产的产能如何消纳?一心想跻身行业第一梯队是否量力而行?

备受关注的是,中炬高新的本次定增募资方案遭到两名监事反对,称有违政策要求。

营收增4倍的扩产可行吗?

不愿屈就第二梯队,姚振华一心要将中炬高新推进行业的第一梯队,持续推进中炬高新扩产,但是否是拔苗助长?

2019年,姚振华真正入主中炬高新,这一年,中炬高新管理层首次提出产量、营收的“五年双百”目标。于是乎,扩产行动接二连三展开。

中炬高新有三大生产基地,分别为中山及阳西美味鲜、阳西厨邦三大生产基地。目前,中山基地12.75亿元投资改拓建及技术升级正在进行,年产能将从目前的31.43万吨提升至58.43万吨,增加27万吨。阳西美味鲜基地规划产能65万吨,预计两年后达产。加上阳西厨邦生产基地,预计到2023年,公司产能将达到170万吨。

2020年,中炬高新的产销量为69.73万吨、69.64万吨。

显然,尽管两年后产能增加百万吨翻了一倍多,姚振华仍然不满足。

7月25日晚,中炬高新披露定增预案,公司拟向控股股东中山润山发行股份,募资不超过77.91亿元。这笔巨资,除了7.91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外,其余的70亿元全部用于阳西美味鲜食品有限公司300万吨调味品扩产项目建设。该项目总投资121.54亿元。

据披露,为解决市场需求旺盛与公司产能不足的矛盾,中炬高新拟实施上述扩产项目,包括酱油、蚝油、料酒、酱、复合调味品等品类。项目的经济效益为,全部建成达产后,将实现年均销售收入204.09亿元,年均净利润51.57亿元。

2020年,中炬高新实现营业收入51.23亿元、净利润8.90亿元。这意味着,上述募投项目达产后,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将是公司2020年的3.98倍、5.79倍。

按照中炬高新2020年产销情况,公司的产销率达到99.87%,确实表现为产销两旺。

目前,在调味品领域,海天味业为行业龙头,中炬高新位居第二。

从产品及销售渠道看,二者存在一定的差异。海天味业产品品类全面,主打中端,其销售渠道,除了商超外,则是餐饮企业。中炬高新的主要产品为酱油,产品主打中高端,销售渠道主要是商超,基本上是家庭消费者购买。

突然增加300万吨产能,中炬高新的扩产计划可行吗?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炬高新未披露上述募投项目可行分析报告,也未披露项目的详细规划与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中炬高新的本次定增募资方案遭到监事会反对,关联监事孙莉回避表决,另两名监事均投了反对票,原因是论证不充分。公司2015年向相关部门申请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时,由于属于涉房地产行业企业的原因,未能得到审批通过。既然处置完涉及房地产开发业务是此次非公开发行议案获得审批的前提条件,具有重大不确定,房地产开发业务如何处理仍未见方案,现在就提请董事会、监事会表决,有违政策要求。

包揽78亿定增的资金哪里来?

中炬高新的土豪式定增引发广泛关注,尤其是资金来源。

截至2020年底,中炬高新总资产66.59亿元,截至今年7月23日,其市值为300.87亿元。

本次定增募资的规模达77.91亿元,超过公司总资产,其规模之大可见一斑。

中炬高新的本次定增,只有一名发行对象,即控股股东中山润田。公司拟向中山润田发行2.39亿股股票,募资77.91亿元。中山润田的资金从哪里来?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25%股权,质押率为79.99%。质押率接80%,说明其资金并不充足。

根据股权穿透,中山润田只有一名股东,即深圳华利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华利通投资有限公司为深圳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宝能投资集团持有深圳钜盛华有限公司67.40%股权,实际控制人为姚振华。

宝能系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对中炬高新输血呢?

前不久,市场盛传,宝能汽车拖欠员工工资。据目前的公开消息,宝能汽车尚无一台量产车,尚需继续投入。

中炬高新的本次定增及募投项目也引起了监管部门关注。交易所下发关注函,要求中炬高新核实并补充披露,结合控股股东中山润田资金资信、股份质押情况等,说明其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具体资金来源,是否具备认缴非公开发行资金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定增的发行价格为32.60元/股,较7月23日的收盘价37.75元/股折价13.64%。

今年初以来,中炬高新的股价从66.65元/股不断下行,7月23日最低探至35.74元/股,创下两年新低。

由此可见,7月23日的收盘价,也是中炬高新的股价低位。姚振华选择在股价低位进行定增,涉嫌低价收购筹码,似乎有损害中小投资者利益迹象。

本次定增完成后,中山润田的持股比将上升至42.31%,控制权进一步巩固。

与32.60元/股的发行价相对应的是,今年4月2日,中炬高新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不超过60元/股的价格进行股票回购,回购金额为3亿元到6亿元,回购数量为500万到1000万股,所回购股份用于股权激励。

不超60元/股回购股份,以32.60元/股向控股股东发行股份募资,市场质疑中山润田涉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