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哈啰出行申请撤回赴美IPO计划。对于哈啰出行对此回应称:“将根据国家监管要求和资本市场环境,适时推进IPO事宜。”

雷达财经注意到,今年4月份,哈啰出行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招股书,拟通过上市最多募资1亿美元,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共为联席保荐人,募集资金将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包括用于增强和扩大业务产品,支持研发等。

哈啰出行于2016年9月在上海成立,从用户最熟悉的共享单车业务起步,目前主要提供共享两轮车服务及新兴本地服务等。

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在中国300多个地级以上城市提供共享两轮车服务,成为中国和全球最大的共享两轮车服务提供商,仅在2020年就提供了51亿次自行车和电动自行车骑行。

成立后,公司连年亏损。据招股书数据显示,哈啰出行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15.05亿元和11.34亿元,合计亏损50亿。

(图片来源:哈啰出行招股书)

目前,哈啰单车的共享单车业务成本居高不下。2020年成本达51.35亿元,占总成本比例达93%。从成本的构成来看,折旧费用占据较大比例。哈啰3年折旧费用分别为17.26亿元、20.93亿元和24.73亿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共享单车。

据招股书数据,2018-2020年哈啰出行用来购置新共享单车及电动自行车的费用分别为42.52亿元、23.33亿元和40.26亿元,合计超过百亿。

(图片来源:哈啰出行招股书)

从招股书中可以看出,哈啰出行3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完全不足以支撑的运营与扩张,2018-2020年哈啰出行经营产生的现金流分别为2.94亿元、11.68亿元和21.98亿元,合计约36.6亿元。

据招股说明书,哈啰出行一般及行政开支从2019年的4.66亿元增加65.1%至2020年的7.70亿元,占收入的百分比从2019年的9.7%略增至2020年的12.7%;研发费用从2019年的5.015亿元增加36.0%至2020年的6.82亿元,占收入的百分比从2019年的10.4%略增至2020年的11.3%。

(图片来源:哈啰出行招股书)

哈罗的钱还有一部分用于探索新业务。去年社区团购风口正劲时,哈啰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哈啰惠生活”,不过在入场大半年后被曝出已经放弃。

期科技巨头跨界“造车”形势火热,哈啰也宣布造车,不过瞄准的两轮电动车。据媒体报道,哈啰日发布了适用于两轮电动车产品的VVSMART超连网车机系统,号称要做电动车界的安卓。同时还推出了首批搭载这一系统的新款两轮电动车产品。

而在本地生活方面,哈啰依然保持小规模试水。比如在成都等地推出自有品牌住宿业务“哈啰小旅馆”和“哈啰酒店”。

公司能够维持,主要以来融资。据天眼查数据,哈啰此前经过8轮融资,总额将100亿人民。在这8轮融资中蚂蚁金服领投或者跟投5轮,目前,蚂蚁金服已成为哈啰出行的第一大股东,持有5.84亿股,占比36.3%,而哈啰出行创始人兼CEO杨磊持有1.66亿股普通股,占股10.4%。

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一份文件显示,2019年12月4日,哈啰出行的运营主体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将所有单车资产(共计717万辆)抵押给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蚂蚁全资控股),期限为三年(2019年12月4日-2022年12月3日)。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8.25亿元,仅能支撑其约半年的亏损。

有分析认为,哈罗取消赴美上市后,急需开展新的融资,以填补资金缺口。如果融资不畅,不排除削减业务规模。

雷达财经出品 文|彭觉莹 编|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