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8月,A股国防军工板块迎来开门红。受益于这一板块的亮眼表现,不少相关主题基金业绩水涨船高。但国投瑞银国家安全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不少投资者给出“军工中跌得最狠,涨得最少”的评价。

不仅如此,国投瑞银高管变动、人才流失等问题也备受关注。7月下旬该公司董事长发生变更,新帅上任会带来惊喜吗?

业绩不佳引信任危机

日,国防军工板块表现强势。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日,国防军工(申万)20日上涨15.81%,在申万行业指数中排名第二。仅8月2日当天,该指数上涨4.89%,77只成份股中,多达71只个股上涨,其中7只个股上涨超10%。

受益于此,与国防军工相关的主题基金也迎来一阵“狂欢”。但在基金吧中,却有不少基民对国投瑞银国家安全表示不满,“是所有军工基金最差的”、“不是军工没有行情,而是这只基金太差劲”等负面评价频频出现。

为何投资者对这只基金有如此大的怨念?当然与该基金的业绩表现有关。

投资者网》对相关基金做了对比,以名字中带有“国家安全”或“军工”等字眼,重仓股大多为国防军工且基金规模超过30亿的产品(仅计算A类)为标准,筛选出了易方达国防军工、南方军工改革A、富国军工主题A、博时军工主题A、国投瑞银国家安全等5只基金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日,国投瑞银国家安全年内回报为-2.94%,是上述5只国防军工主题基金中唯一一只仍以负数示人的产品。同期表现最佳的易方达国防军工年内回报已达19.17%,二者差距已经超过20%。

将时间拉长,三年业绩是评价一只基金表现重要的指标之一,但显然国投瑞银国家安全也并不占优。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日,该基金三年总回报为95%,而另4只产品的累计净值增长率均超过158%,差距进一步拉大。

另一方面,作为风控能力的标志,最大回撤也备受关注。而该基金年内最大回撤达-33%,与其他国防军工相关基金和沪深300指数的表现相比,水也明显偏低。

五只军工相关基金年内回撤情况

数据来源:《投资者网》据Wind数据整理,截至8月2日

投资者网》翻阅基民评论还发现,有的投资者甚至因该基金产品业绩不佳而表现出对公司整体产品的排斥。

一位专注基金投资多年的基民表示,作为社会财富的“管理者”,基金公司核心的功能定位应是以投资者利益为核心。如果长期持基体验感不是太好,甚至处于亏损状态,会让投资者对基金公司的投研实力和服务能力失去信任。

基金经理调仓能力受质疑

随着两年赚钱效应的带动,公募基金已经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受到市场的广泛追捧。这也意味着,基金公司必须做精专业,不断提升投资能力,才能让投资者获得良好的投资体验,并获得持有人的信任。反之则可能被投资者“抛弃”。

作为一只老牌基金,国投瑞银国家安全因业绩不佳而引起诸多投资者不满的情况并非首次。Wind数据显示,自2015年12月成立以来至2020年二季度末,国投瑞银国家安全的表现并不亮眼,基金净值跌破1元面值为常态,累计净值增长率为-24.6%,跑输产品基准40%。由于业绩表现难以获得投资者的信任,该基金此时的规模不足7亿元。

只是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受益于“十四五”规划及2035年远景目标等积极因素的影响,国防军工板块迎来爆发式增长。2020年下半年,国投瑞银国家安全获得了76.8%的净值增长率。

亮眼的业绩回报也吸引了众多基民的追捧。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该基金的规模增至84.4亿元,较去年同期上涨8倍有余。

国投瑞银基金也坦言:“回顾该产品业绩,三年份额增加的原因可能是作为军工主题基金,在行业景气度持续回升的情况下,投资者对军工行业的重视。”

然而好景不长。今年上半年,国投瑞银国家安全以-11.24%的年内回报,在规模50亿元以上偏股基金中位居倒数第一。这一“中考”成绩也引起了诸多看好该基金表现的投资者不满,甚至有基民写文声称基金经理李轩辜负投资者的信任。

除了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以外,也有投资者对基金经理李轩的调仓能力提出质疑,“不知道调仓换股,死守这10只票”“配不上灵活二字”等等。《投资者网》通过查阅国投瑞银国家安全自2015年底成立以来的22期定期报告,试图找到端倪。

以其最新公布的2021年二季度的十大重仓股为基准,国投瑞银国家安全有8只个股重仓次数达十次以上;而从最三期的情况来看,中直股份、中航电子、内蒙一机等年内下跌超过10%的个股均蝉联在列。

对于该基金的运作,李轩表示:“该基金在第二季度根据国防军工行业年报和一季报的情况做了调整,仓位主要集中于财报可能提示现金流良好的主机公司和重要分系统公司。同时,也配置了一些产品技术含量高并且生命周期长的材料类公司。”

对于2021年的国防军工板块,他仍表示看好,预计2021年全年核心军工股业绩优良,会坚持以核心军工股为主要持仓标的。

那么,何为核心军工股?李轩认为标准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军品收入过半并且由于技术精深导致公司竞争优势难以动摇;二是,公司或者子公司具有一、二级保密资质,说明军方认定该公司确实重要;三是,生产主战装备及配套产品。

规模增长背后

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公募基金业也进入内外资机构同台竞技新时代。作为第一家外方持股比例达49%的合资基金公司,国投瑞银基金的特殊也让其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回顾该公司的发展,自2005年6月8日成立以来,国投瑞银基金曾二度涉足“千亿俱乐部”,但仅维持了一个季度便宣告退出。2020年底,国投瑞银基金资产管理规模达1102亿元,第三次迈入“千亿门槛”。截至2021年二季度末,公司规模达到124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上涨的141亿元规模中,有109亿元是来自今年新成立的基金。与此同时,在已有规模数据的70只基金产品中(份额合并计算),有41只基金的规模呈现负增长,占比60%。

基金业内人士表示,基金遭遇赎回,与业绩表现和基金经理的稳定有关。尤其是主动权益类基金,某种程度上来说,“选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在同质化竞争的当下,如果掌舵者不稳定或者公司人才流失过多,也会让投资者选择同类型但相对稳定、表现较好的基金产品。

这或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国投瑞银基金在规模向好背后隐藏的困境。

Wind数据显示,自2020年7月以来,国投瑞银基金已经有8位基金经理先后离职,基金经理队伍“换血”三分之一左右;与同行比较,该公司人才流失数量在市场排名第2。

在离任的8位基金经理中,担任基金经理年限最短的王宠只有4年管理经验,但拥有了12年从业经验;时间最长的董晗则是闻名业内的十年资深老将,而其余6位均是具有5至6年掌舵经验的中生代基金经理。此外,国投瑞银基金新增的杨枫、周思捷、肖汉山等7位基金经理,均是不足一年基金管理年限的“新手”。

业内人士认为,公募基金作为人才密集型行业,基金经理的重要不言而喻。众多经验丰富的绩优基金经理离任对于基金公司而言,也意味着其或将面对人才储备不足或掌舵者“青黄不接”的尴尬局面。

对此,国投瑞银基金对《投资者网》表示,“在过去一年里国投瑞银新任的公募基金经理中,包括外部招聘的有多年投资经验的基金经理和投资经理。同时,公司也通过良好的内部培训机制、体系以及人才梯队建设,培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在公司内部的成长。”

公司方面进一步表示,“投资方面,国内资本市场未来越来越走向市场化、国际化,可以感受到未来国内市场的发展肯定会跟发达市场接轨,所以我们在人员的安排上面,也从境外的市场引进了一些人才,希望他们能够给投资团队带来新的观念。”

2021年7月23日,国投瑞银基金发布高管变更公告,于2014年上任的公司董事长叶柏涛因工作变动离任,接任者是股东方国投泰康信托总经理傅强,其在银行、证券、信托以及资产管理领域都有丰富的经验。

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下,面对当下人才流失严重、部分基金业绩不佳导致投资者不满等困境,新任掌舵者傅强能否带领国投瑞银基金开创出新的局面?《投资者网》将继续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国投瑞银新任董事长傅强从业经历介绍

投资者网》曹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