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加强管控槟榔广告发布,适时推动相关立法。2020年广州地铁广播的槟榔植入广告已停止发布,公交站牌、公交车身、户外广告不见槟榔踪影。槟榔的广告少了,甚至是没有了,但槟榔的销量未见减少,食用槟榔致病致残的现象仍存在。

2019年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印发的《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提出,在有咀嚼槟榔惯的地区,以长期咀嚼槟榔对口腔健康的危害为重点,针对地开展宣传教育和口腔健康检查,促进牙周、口腔黏膜病变等疾病早诊早治。

更早之前,在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就把槟榔认定为一级致癌物。武汉大学口腔医院曾做过统计,两年接诊的口腔黏膜下纤维变患者大幅增长,2016年和2017年两年里的2608例患者都有嚼食槟榔的惯。槟榔之害,显而易见。

槟榔管控难有现实经济利益驱动因素,更有惯因素,《史记》记载,汉武帝兵征南越,以槟榔解军中瘴疠,食用槟榔的历史至少可追溯至汉代。槟榔对中枢神经的刺激使人感到兴奋从而产生依赖,成瘾也是禁食槟榔长时间停留在呼吁阶段的原因。槟榔的危害反应周期长且具有隐蔽,多数人在面对长周期危害时总是心存侥幸,尤其在多次食用后仍未见不良反应时,便有了安全感,这也是管控难点。

管控槟榔广告发布进而呼吁推进立法,是减少减缓食用槟榔的方法之一。想从根源上实现全民主动拒食槟榔,一方面要全面普及槟榔危害的知识,减缓新食槟榔者的增速,减少槟榔成瘾者食用量;另一方面,要从产业链供给端逐步转型,发掘更具价值的经济作物取代槟榔种植。同时要看到,转变食用槟榔俗文化和认知观念,任重而道远。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广州加大力度管控槟榔广告发布是槟榔管控的一小步,社会各界努力推动立法彰显了促进事物正向发展的决心。面对千万用户、百万从业者,槟榔管控其实是一场艰难的奋争。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李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