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海东方证券资管总经理变更公告仅三天,浙商基金也发布了总经理离任的公告。时隔六年,董事长肖风再度代任总经理一职。

至此,8月以来,已有5家基金管理人出现总经理变更,2家出现董事长变更。今年以来,有31家基金管理人出现总经理变更,20家出现董事长变更,其中26位新任总经理与18位新任董事长已正式走马上任(不含代任)。其中,新华基金、长盛基金、长安基金和兴证资管更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在年内先后履新。

在业内人士看来,基金行业正处快速发展期,公司核心高管频繁变动有利有弊,虽然管理层持续不稳不利于公司长期发展,但新任董事长或总经理为公司带来的积极变化也值得关注。

时隔六年

董事长肖风二度代任总经理

8月24日,浙商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总理经聂挺进因个人原因自8月23日起不再担任浙商基金总经理职务,由董事长肖风代任。

据悉,聂挺进的下一站是去一家券商资管担任总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聂挺进是南开大学世界经济专业硕士毕业,与浙商基金董事长肖风是校友。历任招商局国际研究发展部项目经理、博时基金基金经理及投资总监、浙商基金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等职。2017年10月,升任浙商基金总经理。

聂挺进是浙商基金2010年成立以来的第三任总经理,此前还经历了周一烽、李志惠两任总经理。同时,这也是肖风在董事长任上第二次代任浙商基金总经理一职。上一次还是2015年3月中旬,当时浙商基金公告,肖风新任基金管理人法定代表人与董事长,紧接着参与创立浙商基金的首任总经理周一烽便离任,上任董事长仅一周的肖风于是同时代任总经理一职,直到8月原博时基金副总裁李志惠到任。不过,李志慧出任总经理两年后也离任,接力棒交到了时任副总经理的聂挺进手上。

还有不到两个月,浙商基金就迎来11岁生日。Wind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这家公司基金管理规模为329.97亿元,在151家基金管理人中排名84位;其中,非货基金规模为260.87亿元,权益类基金(含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规模为106.7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同期成立的基金公司中,除了货基金占比较大的基金规模正朝着4000亿进军,以及安信基金和西部利得基金管理规模超过了500亿元,其余大多发展。除了经营层面的原因,当时的熊市市场环境,或许也是制约这些公司发展的主要因素。

另据浙商证券日前披露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二季度末,浙商基金总资产2.82亿元,净资产1.01亿元;2021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03亿元,净利润891.81万元,这算是公司些年来利润最好的阶段。浙商证券财报显示,在2011-2020年十个完整财务年度里,公司大部分年份都处于亏损状态。

浙商基金十年AI探索路

值得一提的是,浙商基金成立后并没有选择硬拼规模,而是走了一条AI特色发展之路。

在中小型基金公司中,浙商基金的股东背景堪称阵容强大,期间虽然经历过控股权变更,但公司始终属于“万向系”的一员。

资料显示,公司首批股东为浙商证券、通联资本、养生堂有限公司、浙江浙大网新,四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同为25%。到2020年1月时,股权结构变更为民生人寿保险持股50%,浙商证券和养生堂有限公司各持股25%。其中,通联资本与民生人寿保险均属于“万向系”旗下公司。

对于浙商基金的发展路径,早在公司成立时便有了苗头,身为股东之一的通联资本便是公司寻求AI特色发展的直接助力。

2015年肖风成为浙商基金董事长后进一步确认了AI战略。“现在浙商基金也没办法走追求规模的道路,要走有特色的道路,可以考虑通过大数据促其发展。”肖风当时曾对媒体表示。

浙商基金今年8月初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厚积薄发,浙商基金“AI+HI”智能投资体系下产品优势已逐渐凸显。

文章称,“冰山理论”,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冰山,我们无法看到冰山的全貌,我们看到的永远只能是冰山一角。投资的世界里,大家都有个共识,每个人能看到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并不是任谁多看了几本财经书籍、有了几年投资经验,就能看清市场、判断输赢。在投资界,专业知识之上,须时刻保持一颗敬畏之心。

正是带着这份对市场的敬畏,浙商基金开启了智能投资的探索之路:以智能投资为支撑,提出“科技驱动价值”,将人工智能与传统金融结合起来,搭建了“AI+HI”的智能投资模式。十年AI探索之路,浙商基金“AI+HI”智能投研体系已经日趋成熟,优势也已慢慢凸显。

海通证券发布的最新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在权益类基金绝对收益榜中,浙商基金5年、3年、1年的中长期业绩中,分别排名38/98、15/116、17/141。此外,公司旗下多只产品实现了长期盈利。

中小公募核心高管离任频发

在浙商基金和东证资管相继发布总经理变更公告后,8月以来,总经理出现变更的基金管理人已达到5家,2家出现董事长变更。

今年以来,有31家基金管理人出现总经理变更,20家出现董事长变更,其中26位新任总经理与18位新任董事长已正式走马上任(不含代任)。其中,新华基金、长盛基金、长安基金和兴证资管更是董事长和总经理在年内先后履新。

在仅有151家基金管理人的公募行业,每年分别有三五十家发生董事长、总经理变更,这样的频率不可谓不高。不过,年来,核心高管频繁变动已逐渐成为常态,并呈现出任期较短、主要集中于中小公司两大特点。

比如,在今年离任的26位总经理中,任期大多不超过3年。除了最新离任的浙商基金聂挺进任职期限接4年,以及东证资管任莉任期5年多,还有兴银基金张力、新疆前海联合基金王晓耕、鑫元基金张乐赛、长盛基金林培富、中海基金杨皓鹏等6位任期超过了3年,合计占比只有三成,其中仅任莉、张力和王晓耕在任时间超过了5年。

有的总经理任上时间更是不足1年或仅1年出头。比如,前海开源贾红波任期6个月、国融基金王占祥任期7个月、嘉合基金徐进任期不足9个月、中科沃土于建伟任期一年。

从年内发生核心高管变更的基金管理人来看,虽然有博时、工银瑞信、农银、东证资管、万家、前海开源等管理规模千亿以上的大中型基金公司,但中小基金公司依然占据了大头。而在这些中小基金公司中,除了新华、兴银、中邮创业、鑫元、长盛、浙商、德邦、新疆前海联合等规模几百亿的中小型公司,嘉合、中海、长安、红土创新、红塔红土、先锋、华融、西藏东财、和煦智远、国融等更是规模刚过百亿或不足百亿的小型公司。

稳定的公司核心管理层

是长期稳健发展重要因素

在业内人士看来,正处快速发展期的基金行业核心高管频繁变更有利有弊,虽然管理层持续不稳不利于公司长期发展,但新任董事长或总经理为公司带来的积极变化也值得关注。

以长城基金为例,该公司于2018年11月变更董事长后,就出现了明显的正向变化。据统计数据显示,两年多以来,公司总资产管理规模从2018年底的741.99亿元增加至今年二季度末的1791.08亿元,规模增幅141%,其中非货规模增幅174%,权益基金规模增幅280%。在规模增长带动下,公司总资管规模排名也从2018年底的第42名上升至今年二季度末的第34名。

投资业绩方面,长城基金也实现了全面提升、多点开花,整体业绩居于行业较优水。根据海通证券数据,2020年公司权益基金加权均绝对收益率为66.32%,在全市场136家可比基金公司中位居第22位;两年、三年、五年的加权均绝对收益率排名均位居全市场前1/4之列。

同样,新华基金今年4月、5月相继公告董事长和总经理的任职公告,但董事长翟晨曦在去年公司完成控股股东股权变更后,便被新股东方委任为公司联席董事长,着手对公司经营层面的战略调整。借助于新股东方天风证券的资源优势,迅速完成对公司投研体系、销售体系,以及产品体系的大调整,当年底公司公募管理规模便历史上首次突破500亿元,达到542亿元,同比增幅130%。值得一提的是,整个行业130多家公司中,去年公募规模翻一番的基金公司不到10家,同等体量的中型基金公司不超过5家。不过,今年以来,公司发展势头趋缓,年内仅发行成立4只产品。

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一家基金公司而言,核心管理层不稳定往往也是导致其规模停滞、业绩不善的原因之一。

在头部基金公司的长期领跑中,也正得益于领头人的持续稳健经营。比如,嘉实基金赵学军在总经理和董事长任上时间超过20年,广发基金前任总经理林传辉离任前担任总经理长达17年以上,建信基金孙志晨在董事长和总经理任上时间超过16年,银华基金总经理王立新任职超过15年,易方达基金总经理刘晓燕任职也有10年。此外,杨小松任职南方基金总经理超过8年, 富国基金陈戈任职总经理时间超过7年, 汇添富基金董事长李文与总经理张晖任职时间也都超过6年。

(中国基金报记者 天心)